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OCS系统正向融合计费迈进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03-13 13:35:42

全业务运营的变革,给业务支撑部门提出了新的需求,运营商们在实际工作中,根据用户的需求,将加强计费系统建设作为工作中的一项重点。从今年上半年以来,各地运营商陆续上马了新的OCS(OnlineChargingSystem计费系统)系统。新的OCS结合了传统智能和准实时计费的优点,OCS面对的挑战有哪些?其应对思路是什么?又是如何解决的?本期特邀几位嘉宾,共同关注OCS相关问题。

对话嘉宾:

●深圳天源迪科高级业务顾问 巫 江

●联信永益电信软件部副总经理 朱颖辉

●广州从兴电子企业发展部总监阳志勇

对话主持人:

●本刊 李新苗

近期,本刊IT支撑栏目对OCS系统进行关注时发现,全业务运营需求促使运营商,尤其是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两家的OCS系统处在部署的紧张阶段。中国联通运营支撑系统在“四个统一”指导思想下,正快速推进,而中国电信OCS系统也在低调而有序的建设中。在与几位业界专家的沟通中,本刊发现,目前地方运营商遇到和正在解决的问题,也是OCS厂商们关注的问题,遂特此选取几位对话嘉宾言论,围绕OCS系统的发展现状和趋势话题成此一文,以飨读者。

多业务融合需求提高

《通信世界》:如何看待目前运营商在OCS方面的需求与系统现状中存在的差距,应该如何解决?

深圳天源迪科巫江一方面,电信运营商希望通过引入OCS,彻底解决存在多年的预付费域计费支撑能力不足的难题;另一方面,电信运营商迫切希望OCS的引入能快速支撑3G场景下对移动侧计费支撑能力的新需求。为此,OCS需要进一步提高计费灵活性,支持更多复杂计费元素的引入;支持3G场景下对内容计费的迫切需求。

与此同时,电信运营商基于对产品提供与市场竞争策略的不同选择,要求以OCS的引入为契机,构建统一、融合的计费环境,以满足运营商对未来复杂业务场景的计费支撑需求,例如预后付融合计费、跨络/产品捆绑与组合营销、多重支付等。因此,OCS计费模型需要与现计费系统达成一致,两者计费能力相当,达到平衡,使得OCS顺利融入计费域,在BSS计费域建立起一个具有核心功能的统一计费平台。

从兴阳志勇这个问题要从三个方面去看。首先,OCS系统在国内的应用尚处于起步阶段,大家在新技术的理解和真实体验之间还有一个过程。从系统现状看,如何保护运营商在传统智能方面的投资,是部署新的OCS系统必须解决的问题。目前,通过多方共同努力,已经找到了有效的部署解决方案,即智能设备“瘦身”为OCS的信令接入单元,演进为未来OCS系统的一部分。

其次,运营商需要为客户提供付费方式的灵活选择,为预付费用户和后付费用户提供互转的机会或包含预付费和后付费业务的打包套餐,这就需要在运营商的BSS和OCS系统之间进行融合,实现融合计费。目前大家期待通过部署ABM来解决这个问题,已在积极探索之中。

最后,随着3G业务在国内的逐步展开,大量高价值移动业务的推广和实时支付业务的发展,令OCS技术产品成为计费支撑越来越重要的部分。运营商对OCS带来的业务模式变化和运营管理将有一个探索和熟悉的过程。

联信永益朱颖辉目前各大运营商都开始在建设OCS系统,但还处在试验性的初级阶段,部分业务功能仅仅是对以前智能的替代,实现初步的灵活资费,离满足运营商真正业务需求还有一定的距离。

目前,大多数OCS对全业务的支撑能力还有差距。第一是缺乏多业务融合的支撑能力。目前,全业务运营商利用其在固的优势,通过固话、移动的捆绑大力发展移动用户,但其多业务融合套餐基本都是针对后付费的用户,而非预付费用户。

第二是缺乏预付费和后付费交叉融合支撑能力,OCS原来的定位是为了解决以往智能实现的预付费计费不灵活等问题,随着业务发展和电信重组的完成,运营商对OCS提出新的需求,如在北京联通,固话用户超过95%是后付费,而G用户超过95%都是预付费的。目前北京联通在考虑如何通过预付费和后付费的交叉捆绑套餐来挽留老用户、发展新用户。这些业务都需要Billing或OCS系统实现支撑,即OCS将来需要支撑预付费和后付费交叉融合的能力,实现预付费和后付费的共享余额、共享时长、交叉优惠等能力。

尚需克服多种困难

《通信世界》:以OCS计费系统实际部署为例,其系统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建立的?系统实施中遇到了哪些困难?是如何克服的?

从兴阳志勇以广东联通先后部署GPRS实时计费系统和全业务OCS系统为例,GPRS实时计费系统的部署是为了支撑广东联通在智能用户中推广GPRS业务。由于当时是全国第一个案例,我们需要推动相关的元进行改造升级以支持OCS的DCC通信协议,当时我们与爱立信、中兴的GGSN联调了一个多月才调通。正是有了广东联通的经验之后,我们在后续的广西联通GPRS系统部署过程中,与GGSN联调才花了5天时间。

后来在广东联通全业务OCS的部署过程中,我们更多地关注与BSS之间的全业务流程的配合和测试上,以保证两个系统之间用户资料和订购关系的一致性。以前智能和BSS有大量的数据不一致,数据核对与迁移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由于我们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所以OCS系统割接上线以后,系统运行相当平稳,有利于保证客户业务运营的稳定性。

联信永益朱颖辉联信永益为北京联通提供的OCS系统以及、离线融合计费系统,建设时间均较早,在建设之前,国内尚无成功案例,也无国外3GPP的OCS标准参照,在建设过程中,碰到了很多的困难,每往前推进一步都不容易。

主要困难可以归结如下几个问题。一是计费和交换接口方式问题,计费和交换机结合紧密,如何实现计费、如何确定交换接口,用户、计费厂商、交换厂商三方一起共同探讨、摸索才实现了小灵通的计费方案。

二是计费的稳定性和实时性问题,从离线计费到计费,碰到的一个大问题就是对系统稳定性和实时性要求增强,系统变成一个7×24小时实时的系统。一个小的BUG都可能引起系统崩溃,系统响应速度一旦跟不上,可能会影响用户的服务。联信永益投入大量的力量开发、测试才保证系统的稳定性和实时性。

三是系统灵活性和复杂性的统一,联信永益是一个计费厂商,在建设OCS系统时非常注重系统的灵活性,在系统设计阶段,就考虑使用预付费和后付费统一的计费引擎来实现OCS的计费功能。这实际上又给建设OCS系统带来一定的难度,但我们最终实现灵活性和复杂性的统一,为后来建设融合计费系统奠定了基础。

深圳天源迪科巫江以安徽电信OCS试点工程为例。安徽电信OCS作为中国电信第一个正式投入商用计费系统,承担了OCS产品及融合计费双重验证的任务。一方面,需要在实际生产环境中完成对OCS产品的商用测试;另一方面,需要验证融合计费的可行性。

从项目启动到商用试运行历时6个月,目前安徽电信OCS承接的现预付费用户已达66.7万,其中包含10万C移动用户,承接包括C移动、固话、PHS、宽带、3G等业务。系统无故障、稳定运行1年有余,各项性能指标表现优异。安徽电信OCS试点工程的成功实施为下一阶段安徽电信实现全业务融合支撑打下坚实的基础。

在项目实施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主要是涉及到的接口改造多,项目进度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前后端数据资料的不一致;各厂商的分工协作以及项目管理协调难度等。为确保试点成功以及目标达成,天源迪科从产品功能及性能保障、与元联调保障、与IT支撑侧对接保障、项目实施能力保障等方面做了许多工作。

向融合计费进一步演进

《通信世界》:贵公司认为OCS的发展方向和趋势是什么?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什么?

从兴阳志勇OCS作为运营商应对移动互联时代计费需求的利器,需要实现固业务和移动业务的融合、2G业务和3G业务的融合、计费能力和离线计费能力的融合。

随着各运营商在3G业务领域快速跑马圈地,近期OCS系统的发展将优先支撑3G预付费用户的全业务支撑需求,以及2G向3G用户过渡需要的散号支撑能力。而OCS最终的发展方向将是形成一个全业务融合计费的系统——通过OCS的标准化、元化,它将既满足了系统的稳定性要求,又满足对支撑能力灵活性、大规模、分布式的要求,以适应全业务的快速发展需求。

深圳天源迪科巫江随着BSS计费域向融合计费目标架构的进一步演进,OCS系统自身所具备的部分职能将逐步剥离,如账户管理功能将纳入新的统一支付平台;OCS也将不再承担账务优惠的职能,统一由综合账务承担。

未来OCS将成为统一融合计费系统的组成部分,承担高风险用户、高风险业务的实时信控,为全用户提供实时的计费控制与批价服务。

联信永益朱颖辉OCS是计费系统发展的必经阶段,但不是最终目标,OCS最终会实现和Billing计费系统的融合,多业务融合、预付费和后付费融合、计费和离线计费融合的计费系统才是OCS的发展最终目标。

OCS发展成为融合计费,主要受到业务驱动、技术驱动两个方面的驱动。从业务驱动方面看,第一,预付费和后付费融合套餐和产品推动OCS必须走融合计费之路。第二,预付费和后付费统一的客户感知、统一的客户服务也推动OCS必须实现融合,并能提供统一的业务和服务。第三,欠费风险控制的需求。第四,用户需求和业务发展的需要。

从技术驱动方面看,一是随着NGN、IMS、VAC、FMC的发展,络在不断的融合发展,这种融合发展推动计费的融合趋势。另外IP化的络发展,也意味着将来所有的络都具备计费的能力,未来后付费也可以采用计费系统实现计费处理。第二是对于计费处理的流程来看,所有的计费主要过程都要求统一,其核心的计费引擎也可统一,既然如此,融合计费是大势所趋!

《通信世界》:请问,实现融合计费的过程可能会经历哪些过程呢?

联信永益朱颖辉实现从OCS到融合计费必须要经历三个阶段。

分离阶段:OCS和Billing计费系统完全分离。OCS实现预付费、实时计费,Billing实现后付费、准预付费、离线计费。

融合过渡阶段:OCS和Billing建立接口或者部分共享数据实现简单的融合业务。如实现预付费和后付费的共享余额、共享时长。中国电信提出的ABM余额中心实际上就是一种方案。另外,采用主辅系统方式,融合业务在主系统,非融合业务在原系统,这也是一种方案。

目标阶段:OCS和Billing融合成一套系统,实现真正的预付费和后付费、离线的融合计费。

降尿酸最好的方法
月经量多喝什么好
手脚发热是高烧还是低烧
利鲁唑是什么药多少钱一盒
奥利司他一般要服用多久

相关推荐